毛阿敏大谈育儿经验 称没适合的歌绝不上春晚

2010-12-17 10:46   来源:新京报     编辑:全海燕  评论0人参与

作为一个典型的双鱼座,毛阿敏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新京报12月17日报道 约毛阿敏采访并非易事,因为这位台上端庄得像个白天鹅的大姐在演唱会之前实在是个大忙人,不仅忙,她还迷糊,老托人带话儿说,“好长时间没出来了,见记者不知道怎么说”。拖了半个月,终于敲定了时间,却约在了一家京城有名的涮羊肉馆子,原因是,“大姐练完舞就老想着那一口儿”。和其他大牌明星约见记者动辄包下豪华酒店的整个行政楼层不同,这位“乐坛大姐大”实在是与众不同。

  坐定开吃,只见雾气腾腾的门口飘来了一个把自己裹得像粽子似的身影,不顾服务员和食客的注目礼一头钻进了包间,露出一件印着“大嘴猴”的T恤,开口就说:“我最喜欢这家的涮肉和小料,先吃饭,再采访!”

  美味的老北京涮肉消除了刚见面时的些许尴尬,从美食谈到星座,又说到育儿经和省钱经,以及毛大姐多年“走穴”听到的笑话,当然还有人人都爱听的明星秘密八卦和其他明星的坏话。她时常大笑,脸上有几根明显的皱纹,但她丝毫不介意,助理讲了一个民间传说的以“毛阿敏长得像迈克尔·杰克逊”为梗的笑话,她也跟着一起狂乐,但急了也会说那个骂人最常用的“三字经”。采访完了收起录音笔,我吓唬她,“今晚所有的罪证都在里面”。她佯装着急“一会你走到家门口的时候要小心!”好像对面坐着的并不是一个马上要在首都体育馆开唱的大明星,倒更像是一个许久不见的开朗邻家大姐。

  经历过十多年前的逃税风波和情感纠葛,现在的毛阿敏形容自己“百炼成钢”。她不忌讳谈论过去的沟沟坎坎,也不吝啬把自己现在的幸福全都写在脸上。可以说,到了人生的这个阶段,这个女人才开始享受自己“最好的时光”。

  【遗憾事】

  两次要开演唱会都赶上怀孕

  “优雅端庄“是毛阿敏的歌迷和全中国老百姓对她的形容,不过这个词却是她用以自嘲的方式。谈到演唱会上要秀的舞蹈,毛阿敏连忙摆手说,“我完全没有舞蹈细胞,我完全不是走端庄范儿的,这个词儿是他们安给我的。”她把自己的舞蹈说成是“扭扭屁股的老年健身操”,自己跳的过程则是“假模假式地站在那儿走步,但是一看还挺好”。她对自己即将在舞台上要初秀的舞步要配的曲目“打死也不说”,不过前天主办方却公布了曲目单,麦当娜的《宛若处女》(Like a Virgin)赫然在列。看来,这位一直走端庄范儿的晚会天后为了自己的个唱,真要改变一把了。

  毛阿敏在内地乐坛的地位自是不用说,但这次本月31日在首都体育馆的演唱会却是她“从艺生涯的第一次个人演唱会”。不少媒体刚看到这个宣传点的时候都以为主办方弄错了,其实并没有。毛阿敏说自己这么多年参加的各种演出不少,但总是和演唱会错过。“七八年前,也是这个投资方要帮我开演唱会,他们都把钱付了,结果马上就要开始宣传了,我跟他们老总说,对不起,唱不了了,我怀孕了。”

  第一次怀孕的毛阿敏自然是以顺利生下肚子里的宝宝为首要任务,演唱会也只好不了了之。第一个孩子生下来之后,还是这家公司又要帮她开,结果到了人家连场馆都签下来的关头,毛阿敏又怀孕了。现在一儿一女的生活让她很知足,但对合作对象的愧疚却一直挂在心头。“我这次是坚决不再出状况了,如果万一过两天发现又怀了,带着肚子也得上台了。”

  虽然因为私事屡屡放别人鸽子,但毛阿敏扎实的唱功和独有的观众缘儿依然是演出商的最爱。这次演唱会,她有点任性地选了首体,演出商也尽力帮她联系。“前两次都是选的人民大会堂,但我始终一直都惦记着首体。因为我第一次正儿八经地面对北京观众就是在首体。那时候刚参加完春晚,好多人刚刚认识我,我就来北京参加了一个拼盘演出。”

  对于第一次的北京演出,毛阿敏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晚上我唱的是《思念》和《绿叶对根的情义》,穿了一条绿色的裙子。我那时候特别瘦,裙子是谷老师(谷建芬)从香港买回来的,还挺时髦,但是太大了,她就拿很多别针在我后头别起来。唱的乱七八糟,但是底下有人喊喜欢我,我激动坏了,心想以后开演唱会一定还得在这儿。”

  【得意事】

  上海女人的省钱经

  毛阿敏经常说自己OUT了,因为身边的两个年轻助理手里的东西常换常新,而自己连网都不怎么会上。演唱会的发布会那天,毛阿敏邀来了自己的“老闺蜜”洪晃为她做主持人,面对洪晃的快言快语,几年没见着媒体闪光灯的毛阿敏居然害羞起来。提起这场发布会,毛阿敏说让自己最不得意的就是面对众多摄影记者“摆好姿势”的招呼,情急之下摆出了两个“V字手”,“我是不是显得太OUT了?没办法,和孩子们照相的时候就是这样。”第二天见报的新闻以《回家买菜,上台唱歌》为标题形容毛阿敏现在的生活,她也觉得有点囧。

  传说中,毛阿敏嫁了一个有钱人。有线报称,她老公在福布斯榜排名第一百多,现在她家住机场附近的一个豪华别墅,有好几个家庭服务员。不过比起谈论奢华的生活,毛阿敏显然更喜欢说自己的省钱经:“昨天我去超市买东西,出来少交了五块钱停车费,我就开心半天,因为不到15分钟不收费嘛,我就赶紧在15分钟之内把东西迅速买完。”

  在家呆着没事的时候,毛阿敏喜欢一个人到KTV去唱歌过瘾,蔡琴的也唱,邓丽君的也唱,但是新歌就唱不来了。而研究哪家KTV的哪个时段有特惠,是毛阿敏这个上海人最拿手的事。“一到特价时段,KTV里就经常有一大堆大爷大妈去唱,他们就议论,隔壁那间怎么老唱啊,还唱得那么好,那么像毛阿敏?他们就组团推门进来,一看还真是我。”一说到这种细节,她就特别得意。

  不过也有花了钱也得意的时候,就是自己买票去看演唱会。去年年底的那英演唱会,毛阿敏自己买了380一张的平价票,坐在很远的位置。“那英给我打电话说请我去看,给我送票,我说不用,我自己买票表示我对你强烈的支持。于是就掏了380块钱买了票。前两天碰到那英,她还说,你们上海人最抠门。”

  不过,坐在山顶也有山顶的乐趣。“那天那英在台上唱,我就听后面的人议论,‘今天什么毛阿敏啊王菲啊都应该来的’。我心想,我就坐在你旁边。”

  ■ 对话

  1 “没适合的歌绝不上春晚”

  新京报:唱了这么多年所谓的“大歌”,有没有想过要唱点细腻风格的?

  毛阿敏:我想尝试,没人给我写,但我真唱不了小调。

  新京报:那英一开始也是唱粗线条的“大歌”,后来她到了台湾就也唱《心酸的浪漫》那种了。

  毛阿敏:那是她适合,我觉得好像唱不了,在KTV里我也唱,但感觉不是那么回事。你们一说“大歌”就感觉是很主旋律的,好像很粗线条,但其实并不是,我觉得我的歌虽然配器比较大气磅礴,但我的处理还是很细腻的。唱歌的风格绝对跟人的性格有关系,虽然我外表上看起来大大咧咧、糊涂,但我觉得我内心还是挺明白的。(得意地笑)

  新京报:今年有计划上春晚吗?

  毛阿敏:春晚不是说你想上就能上,大家都是备好自己的歌送过去,让他们挑。不过今年我想我不会上了,一是没合适的新歌,二是我真不太想上电视。

  新京报:是觉得大年三十在家陪陪孩子也挺好的?

  毛阿敏:我没有不想去,也会想去。因为它毕竟是个很好的平台嘛,但是没有好的歌真的不要勉强。我是想找一首好听的歌,哪怕是蛮伤感的,听完之后能让你觉得暖暖的。现在春晚上的好些歌,其实并不适合那个氛围,反正我的宗旨是,不适合,就千万不要勉强。

  新京报:那你觉得《传奇》适合不?

  毛阿敏:这不是王菲唱的吗?只要王菲她觉得行,我也不反对。

  2 “我是吃得下睡得着的人”

  新京报:以前觉得你一定是那种有点冷和不善言辞的性格,但现在发现你其实挺小女人的。

  毛阿敏:我就是每天做白日梦的人,标准的双鱼座。

  新京报:是觉得迷迷糊糊的也挺好?

  毛阿敏:是的。我就很喜欢迷迷糊糊,半辈子就迷迷糊糊过来的。其实心里都清楚,但是我不喜欢那样太较劲的。那么清楚多累啊。

  新京报:可是这种性格会容易被骗被利用什么的。

  毛阿敏:被骗的已经骗过了,被利用的已经利用过了,被受伤的也已经受伤了,被整的也已经整过了,所以也就无所谓了。你经历过那么多事情还在乎吗?不在乎了。

  新京报:大多数的人和你不一样,经历过一些不好的事情就会“十年怕井绳”。

  毛阿敏:我依然这样,还是很容易相信人,我的助理经常说我太善良了,别人对我好是因为我是毛阿敏,但我有时候反而会觉得那样想也挺不好的,还会训助理,“你20多岁怎么那么有城府呢?”

  新京报:就真的什么心都不操?

  毛阿敏:我从来就是不操心的人,我就是什么事情来了,发生了,我去面对它,去解决它。平时根本不想,我是那种任何事情不用过脑子,事情来了面对它,把它解决掉,干掉,好了。所以我是吃得下,睡得着的人。

  3 “我怎么长大的就怎么养孩子”

  新京报:比如说抚养孩子这一块也糊里糊涂的吗?

  毛阿敏:那不会,坚决不会的。那是坚决不会的!惟独这一点我很清楚。孩子的衣服我也让助理上网去帮我买,但是都要经过我审查的。

  新京报:小孩子有“妈妈是大明星”的概念吗?

  毛阿敏:知道,但是没有那么强烈的感受。还小,不懂。一看电视我在电视里唱歌,就喊“妈妈下来”。开家长会我也去,但很奇怪,我去学校也没其他家长认出我,都把我当路人。(笑)可能是大家想象中的我都是穿个大晚礼服,一旦穿了路人的衣服就很路人吧。

  新京报:那演唱会家人都会去吗?

  毛阿敏:都会去的。我已经跟我女儿说,千万别喊妈妈,要喊“毛阿敏”,要不别人会觉得“吹什么呢,哪来的小孩”。(笑)

  新京报:现在都说“女孩要富养,男孩要放养”,你同意吗?

  毛阿敏:我没有这样,我就是正常地养他们。我小时候什么样,我就什么样养他们。

  新京报:有没有把小孩送到贵族学校?

  毛阿敏:没有。我也没上贵族学校,我也没有怎么样,我不长大挺好,身心很健康?我觉得还是在于大人。我也不会让孩子去什么特长班,最多就让他们学学钢琴,从来不勉强。

  新京报:那平时的穿衣打扮什么的,你操心吗?

  毛阿敏:也不操心,就让助理上网找,有时候我会在网上瞎看,但我不会买。买回来,我就收包裹,拆包裹,然后往身上穿。

  新京报:上次宣传照上你穿一双回力鞋,觉得你还挺“潮”的。

  毛阿敏:也是在网上买的,就是觉得便宜呗。我就是哪便宜往哪钻,我还老说去“动批”呢(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可是每次都错过,因为那儿下午就关门了。(助理补充:“别瞎说,她也去香港血拼的。”)

  4 “我的朋友都在圈子外”

  新京报:比起其他的天后级人物,你好像还真的挺少被狗仔队追的。

  毛阿敏:我现在没新闻呗。假如遇到了我也不在乎,这么多年我被说得不好听的话太多了,现在都百炼成钢,见怪不怪了。旁白写的再难听对我来说都没有用的,我根本不会难受,被打乱阵脚,不可能。除非他们拍到我不好看的时候的照片,我想我会不高兴,别的都随意。

  新京报:感觉你在明星中算是个不太混圈子的人。

  毛阿敏:我有朋友,但是我的朋友都不是这个圈的,完全跟这个圈没有关系。而且我也不太习惯用自己是名人这个事情去获取一些什么利益,老觉得拉不下脸。去看演唱会我都自己买票,虽然买的是最便宜的吧。(笑)

  新京报:一般人主动给你赠票你也不要?

  毛阿敏:我真的不要,我觉得这种时候,咱们力量很小,有一点力量支持支持人家也挺好的,其实多卖出一张票人家也会很高兴的。

  新京报:你这次自己的演唱会有广送别人票吗?

  毛阿敏: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但是我心里知道有几个我是必须要送的,比如说谷老师,还有一些曾经在我唱歌生涯当中给过我很多很多帮助的人,我会的。

我要报料(投稿)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评论声明:
1、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3、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4、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5、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站点地图 - 版权说明
版权所有 (C) 2010 大发5分11选5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0018461号
Copyright2010 krisandr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开州日报由中共开县县委、开县人民政府主办 开州新闻社出版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