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县志》第二十三篇 附录

2010-07-26 17:04   来源:开县志     编辑:唐超  评论0人参与

  第一章    历代旧志序

  第一节    乾隆《开县志》序

  清·知县  胡邦盛

  县之有志,犹国之有史也。所以备一邑之情形与历代沿革、山川、人物、古迹、新猷,巨细精粗,悉皆开载,使披阅者心胸洞澈,观感奋兴,是志之一书,诚宜亟为之讲也。粤稽开本鱼复之地。唐、宋时为州、为郡,寻改不一。明置县,属于夔州,国朝因之。虽僻处偏隅,而景物繁华,英贤聚集,盛山吟杜甫之诗,梅溪咏张籍之句。其官斯地者,若韦平章、温侍御,柳左丞诸公,儒雅风流,经纶展布,詹乎尚矣。自兵 以后,人民迁徒,典籍无存,开之为开,岂复过问,此志之无,闻由来已久,至我朝定鼎,海宇升平,四方宁谧,休养日深,惠泽时下,兼复各上宪抚缓教导,培植殷勤。迩年生齿益见蕃衍,农工商贾白皋  白皋  熙熙,说礼敦诗,家弦户诵矣。顾其志书一道,阙然未备,其何以扬盛美而昭文治欤。乙丑夏,蒙大中丞檄饬州县纂修志乘,诚以富庶之余,典章宜备,迨如周官、周礼,毋使或遗。仰见大人维世之深心,闻幽扬美之至意,爰是凛遵宪檄,不敢因循,广为搜罗,参互考订。特是湮没已久,取效无从,欲求精详而悉备,其如全豹莫窥,即有一二之足徵,亦等郭公夏五,询之父老,酌之绅衿,所记所传,皆鱼鲁多讹,亥  莫辩,深虑不足以传信,兹特就其所有,悉为备录,别类分门,得成二册,校雠稽考,俾以成书,亟付梓人,登诸梨枣。倘后之君子或有得于断简残篇,或获于珍藏家乘,幸为列入汇门,传之不朽,庶得集腋成裘,丰其卷帙,是在有望于来者云。

  时乾隆十一年,岁次丙寅仲夏端阳日

  开县知县,纪录二次胡邦盛谨序。

  第二节  咸丰《开县志》序

  (一)清·知府  黄铭先

  周礼,小史掌邦国之志,外史掌四方之志。邦国之志即今之国史,四方之志即今直省通志及府、州、县志。欲知一代之兴衰治乱,舍国史无由;欲知一省之风土人情,舍通志无由;欲知一郡一邑之沿革建置,山川形势之险隘,户口田赋之多寡,政治之美恶,人物之臧否,舍府、州、县志无同上。志不綦重矣乎!开县无志已百余载,李令翰卿于去冬摄篆来开,甫近一年,兴学校,修城池,筑寨堡,以次毕举。今复将邑志修成,而请叙于余。余喜乐事赴公,而易于蒇事者,邑人之力也;余尤喜邑人之所以乐事赴公,而易于蒇事者,李令之力也。抑余更有望者,方今粤匪未靖,蜀中山川形势甲天下,而夔属实为全川锁钥,愿莅兹土生者披图按籍,扼其关隘,守其堡寨,奠一郡于磐石之安,享国家升平之福,是则余之所厚望也夫!

  赐进士出身,诰授朝议大夫,四川夔州府知府,商城黄铭先谨序。

  (二)清·知县  李肇奎

  开在秦汉时,其荒僻无论已,即唐代犹为远州,往往为朝臣左迁者居之。迄今读昌黎盛山十二景诗序,未堂不废书三叹也。下及有明,人才辈出,始彬彬然,与通都大邑埒焉。予堂登毗卢、迎仙诸山,见夫双江汇流,千峰环峙,土壤沃美,民物雍熙,窃嗟异者久之。至询西流,巴渠之故城,扶嘉,徐虑之遗迹,与夫汉唐人碑版,历代名宦,风流善政,邑父老皆瞠目不能答。退而与邑之士大夫游,则亦约举其一二,鲜能道其详。盖邑乘之不修也久矣,嗟嗟!后之视今,犹今之视昔,倘再历数十年,数百十年,即见在落落数大端,亦等诸搜草荒烟,无从过问。后之人虽欲征遗文,鬼逸事,抉剔爬梳,补缀故简,其孰从而求之,讵不深可忧哉。予权开之次年,编保甲,修城垣,诸务甫竣,即有修志之思,苦无徵侣。乃访得乾隆初旧志一帙,道光初沈君廷辉,石君彦恬两稿。适邑进士陈君昆读礼家居,遂延请秉笔,予听讼之暇,亦时相过从,往返商榷,五阅月而书成,夫修史莫难于志,江文通堂言之。是编虽不敢谓弃取允当,说核无遗,要亦可备一时之掌故云尔。

  时咸丰三年,岁次癸丑,季秋重阳日。

  署开县知县,三原李肇奎撰。

  (三)清·陈昆

  闾史所书者一乡耳,终年不更,则乘除之数矣知。家谱所载者一族耳,一世不修,则昭穆之序必乱。况州县地广二三百里,事关国计民生之大,不有志也,其何以久。吾开在三代前无论已,自秦废封建为郡县后,其见于《华阳国志》、《寰宇记》等书者,不过建置不风,他如户口之盛衰,赋役之盈缩,风俗之淳漓,与夫礼乐兵刑之治绩,忠孝节义之人物,皆寥寥不获多见,盖邑乘之缺略,未有如吾开之甚者也。昔韩婴有言:不习为吏视已事。司马子长云:前事不忘,唯后事师。古未有不遵成宪,而能因革驰张,道一风同者。当今治道之不纯,未必不由乎此,吁可惧也。咸丰二年冬,三原李侯翰令来篆吾邑,下车后即除奸宄,兴学校,修城垣,筑寨堡。越明年,次第善事,即殷殷以邑志为念。于是极力鬼葺,得旧志数卷,及沈、石两君稿,而嘱昆秉笔,昆自维学识浅陋,弗克胜任,再三辞不获已。乃日从邑士大夫咨访周诹,折衷掌故。而侯公余之暇,亦时相采订。缺者补之,论者正之,疑者阙之,冗者芟之。自星野地理,以及人物、详异,无小无大,咸归网罗,考其源流,证其得失。唯宋元以前,采缀从略;有明而后,编纪较多。昔龙门之笔,备悉于秦汉;兰台之史,独详于哀平。大抵耳目近,则搜罗易,亦时势使然也。顾念开之志乘, 国朝有事于此者凡三次,被则简略太甚;继则道旁筑室,完善难求;至今日李侯毅然有作,乃猎乃渔,乃陶乃汰,克应于成,诚盛举哉。虽然天道或数十年而变;人事每十年而易,后之共斯土者,因时而增损之,则是编其嚆矢也夫!

  咸丰三年秋,九月重阳前三日。前任直隶永清县知县、邑人陈昆谨撰。

  第三节  道光未刊《开县志》序

  清·邑令  魏煜

  志者,史之一体,通天地人谓之儒,兼才学识而作史,谈何容易。然一县之中,典实无多,风物人民,耳目所及。煜述开县志,所谓不贤者识其小者耳。然集州县志为省志,集省志为一统志。天之诏儒臣修葺方乘,未堂非嚆矢之一助。愿志乘一道,滥于觞禹贡职方,而盛于班固,后来志家云起,何止汗牛,大要有二弊,何也?铺张与假借而已。杨雄玉树青葱,相如卢桔夏熟,侈言无验,大冲所叽。志家铺张似之一陵墓也,孟子称舜卒鸣条,在今解州,而零陵九疑,舜陵在焉;韩昌黎作黄陵庙碑,力辩其无南巡事。一山川也,赤壁有五,争言鏖兵之地;涂山有四,竟趋玉帛之会。一人物也,山东人与蜀人争李白,往往不能胜;而潼川、绵州争祀王褒,是蜀人又自争于门内。若斯之类,靡能殚记,殆作俑者之刍灵也,谁能以口舌破其积习哉。

  道光八年,煜捧檄权开篆,咨于故实,荡然无存。乾隆十年,县令胡邦盛县志一编,卷不盈半寸,殊多遗漏。盖以开地处巴陬,自明季迄国初,兵火数十年,故家流风无噍类,招来安集,多新徒之民,未由征问,制作未备,藏书无人,胡君所无可如何者。顾去今八十余年,其中所见所闻,所传闻正多故事,不及此时,汇集为书,资为考信,将有生长此邦,而味于耳目之前者,遂乃审加搜访,自星野、地理、建置、赋役、学校、武功、官师、人物,说异为八志,各以子目附之。邑人沈君廷辉早心乎此,出所藏旧稿为证,因编为若干集。会闻石麟士孝廉,在万县罗仁屯明府幕,煜素知其多闻好古,聘之来主其事,甫开局,而煜补官冕宁,卸篆矣。今年八月,盖局诸绅以其稿装函邮寄来冕。冕政简多暇,重加厘正,序往付梓。夫人莫不自重其乡里,牧令亦莫不自美其所治,而煜于此编,力去铺张假借,一归于详实,或可备车酉轩之采焉。至其文词浅俗,则庾信赋云,陆士衡闻而抚掌,是所甘心。张平子见而陋之,固其宜矣。煜与在事诸君均不免子不云乎,“为之犹贤乎已”。

  冕宁县知县,前署开县事,蔚州魏煜谨序。

 

我要报料(投稿)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评论声明:
1、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3、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4、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5、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站点地图 - 版权说明
版权所有 (C) 2010 大发5分11选5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0018461号